全部分类

10厘米的幸福救赎

经典文章 日期:2020-5-19 286 浏览 我要荐稿

早上6点半,闹钟响,她起床,洗漱,开火,煎蛋或者调小咸菜,煮牛奶或者小米粥。7点,他起床,洗漱,吃早餐。7点半,他们一起出小区门,她往西,他往东。晚上,她下班,接孩子,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安排孩子写作业,在厨房煎炒烹炸。他回来,躺在沙发上看报纸。饭端上桌,三口人围在一起吃饭。吃完饭,他去修堵塞的下水道,她去在书房做课件。11点半,她去睡觉时,他已经睡熟。

他们结婚6年,6年来几乎所有的日子都是这一天的翻版。连同每天说的话吃的菜,都大同小异。有什么问题吗?当然没有。她是中学老师,端庄娴雅;他是单位里最年轻的主任,前途无量。在别人眼里,他们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但是他们之间,又的确有点问题。有一天他特意留意了:他们一天说的话没有超过10句,目光对视的次数没超过7次,最近的距离是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间间隔了大约0.3米。那天他本想和她说说单位里的趣事,可她一转身就去了书房,还关上了门。他望着那扇紧紧闭着的面无表情的门,想,这叫什么事啊?从前恋爱那会儿,恨不能时时刻刻黏在一起。而今,守在同一个屋檐下,两个人的心,却仿佛各隔了天涯。他对自己的婚姻,有了怀疑和失望。

那天他下班回来,不想回家。开着车在街上绕了两圈,他的目光漫不经心地从街道两旁的店面扫过,犹豫着:是找个酒吧去喝两杯呢,还是去老同学家家里坐坐?就在他稍一愣神的功夫,忽然从旁边的岔道口冲出一辆大货车,飞快的朝他的车前直撞过来。他的脸“刷”地就白了,想往旁边躲已经来不及了。他就一脚把刹车踩到底,眼睛一闭,心想:完了,我命休矣

随着车胎摩擦地面尖锐的鸣叫声,他的车安然无恙地停了,对面的货车也刹住了,两辆车紧紧相距10厘米。近在咫尺,他看到对面的货车司机脸色惨白,嘴角颤动,好半天才慢慢把车倒回去,开走了。

他整个人都瘫了,呆坐在车里好长时间都没动一下。直到回到家,他仍然惊魂未定。推开家门,儿子坐在餐桌前写作业,她在厨房煎带鱼。葱花炝锅的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平静安详的家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呆呆站着,泪终于涌了出来。

他在客厅打开电视,又关上;坐在沙发上,又起来;打开一本书,合上,又打开另外一本;摸摸橡皮树的叶子;掀开锅盖闻一闻……他坐在儿子旁边,看着他稚嫩的手写一行行歪歪扭扭的拼音字母,忽然伸出双臂抱住了儿子,用胡子去扎他。儿子在他怀里挣扎着,咯咯地笑。他的心仍然怦怦直跳,想,如果不是那10厘米的距离,这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吧?

他放下儿子,去厨房,她正在准备碗筷,纤弱的身姿在小小的厨房里左一趟右一趟的转。他伸出双臂,从背后缓慢而有力的抱住她的腰。她怔了一下,并没有脱开,也没有转身,身体有点颤抖。她问:“你怎么了?”他说:“没怎么,我爱你。”她笑,用手摸摸她的脸,说:“傻样儿……“却摸到一脸的潮湿。

他其实很想和她说点儿什么,比如那场险些发生的车祸,比如这些险些失去的幸福,但他什么也没说,只说:我爱你。是的,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他也在,家在,爱在,幸福便在。

10厘米,是他和幸福的距离。他终于明白:幸福,其实就是这每天没有意外的按部就班的平淡生活,就是这平淡中的相依相守。

散文欣赏

转自:意林  作者:卫宣利

浏览有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