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姑娘们,你们那么美但为什么只想着取悦他人?

经典文章 日期:2020-7-13 44 浏览 我要荐稿

我是一对美女帅哥生出来的孩子。我妈妈告诉我,她当年走在路上,回头率都是120%的(多出来那20%是因为别人都赶紧叫旁边的人:看,美女!)爸爸说他上大学的时候是全系第二帅的,因为当年第一帅的那位长得像周润发,而那个时候发哥版的“上海滩”又红遍中国大江南北,所以他只能屈居“第二帅”。

所以我爸妈在生我之前,对我的长相就已经充满了期待和憧憬,别人也会告诉他们说:“哇,你们都长这么好看,生出来的孩子得多漂亮呀!”可现实总是残忍的,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基因的遗传还有隐性基因以及隔代遗传这样的事情……跟我双眼皮大眼睛的父母不同,我生下来就是单眼皮,而且小时候眼角上翘的跟小狐狸一样;嘴巴遗传了妈妈“性感”的厚嘴唇,但可怕的是也遗传了爷爷的大嘴,所以如果我画“烈焰红唇”的妆容,那就变成了“血盆大口”……

我记得原来我和妈妈去医院,经过整容科的门口,我妈妈会非常严肃的对我说:“女儿,你去整个容吧!”我顿时就有种万劫不复的感觉:“妈,我在你眼里有那么丑吗?”我妈妈会一脸无辜的告诉我说:“整容怎么了,你看人家明星一个个的都那么漂亮,不还是整容吗?我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好。”那个时候我太小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是现在,我会镇定的告诉我妈:“我现在的样子就很好,所有整容的人,本质上都是不自我接纳。不能接纳我的长相是你的问题,你尝试着去学会接纳我的长相吧,当然不接纳也没关系,因为我自己接纳了就够了。”

但其实这种对我外貌的怀疑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伴随着我。高中的时候我们只有周日去上学时可以不穿校服(没错,我们周日也是要上学的……),但我周日也穿着校服,因为我觉得反正长得不好看,还臭美什么,就穿着校服破罐子破摔好了。到读大三时我才开始渐渐开始“爱美”起来,到现在不知不觉中竟然也被很多人说有时尚眼光。只是我逐渐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对衣服的喜爱,更多的来源于对自己外貌的不自信。换句话说,我需要美丽来给予自己自信。因为对自己外形总是觉得不足够,所以需要不断用衣服来填补这样的不足。

但可怕的是,这种内心的不足其实是衣服无法给予的,因为总有更好看的衣服,让你觉得现在穿的还不够漂亮;你的衣柜里总还少那么一件衣服,让你更美丽动人。后来我开始戴隐形眼镜,虽然它有时候还是会给我疲惫和不舒适的感觉,因为我觉得戴眼镜“很丑”;我开始在脸上有痘痘的时候出门必须擦BB霜,因为我容忍不了自己脸上有“瑕疵”;

我开始每年去做一次头发,甚至是一年两三次,虽然我知道烫发和染发去头发和自己的伤害都是很大的;我开始穿上高跟鞋,虽然有时穿上它们一天回到家,让我有种想要剁掉双脚的感觉;我开始敷面膜,开始护肤,开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觉得这里或者那里还不够好……

用一句话说: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努力”地去“变好”。

1.我开始接纳,现在的自己

这一切都一直延续到2年前。2年前我终于在自己的所有经历中想明白一件事情:我不需要去取悦任何人。但这件事情知易行难: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如果我穿着宽松并且很土的休闲装,带着眼镜,让我爱因斯坦般的头发肆意在风中飘荡时,自己感受到的那种自我价值感的缺失。如果这样的我不被人喜欢怎么办?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样的我不被我喜欢的人喜欢怎么办?

直到后来我发现原来爱我的人在我最糟粕最难看的时候也同样爱我,而不喜欢的我人貌似在我变得很美的时候也没有因此而更喜欢我。更关键的是,我开始学着接纳自己的一切,这当中也包括我的长相。我终于看到一切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当我非常自信的呈现自己时,我的长相反倒被很多人说大方漂亮或者有个性。

当我能够轻松地自嘲着自己的“血盆大口”,甚至在其中找到了“性感”的力量时,它就不再让我烦恼;当我看着自己的丹凤眼,看着它们无数次对着我露出真挚的笑容时,也会觉得它们很迷人。当然我脑海中还会时不时的冒出对自己外貌哪里不满意的念头,但我通常会觉知到它们,然后默默在心中对自己说:是的,你这里不好看,但我仍然爱你。

美国心理学教授Kristin Neff在她提出的自我同情理论(self-compassion theory)中曾经介绍过这样一种做自我同情冥想(self-compassion meditation)的方式,其中有几句话是这样说的:祝福我安全(May I be safe)祝福我内心平静(May I be peaceful)祝福我对自己友善(May I be kind to myself)祝福我完全接纳此刻的自己(May I accept myself as I am right now)

后来RonaldD.Siegel教授在他的书“Themindfulnesssolution”中还把这个练习进一步深化了一下:我知道有时候我并不安全,或者并不感到安全,但我祝福自己能够安全;我知道我内心有时会波澜起伏、波涛汹涌,但我全心全意地祝福自己内心平静;我知道我有时候对自己不好,甚至有些残忍,但我希望对自己友善;我知道有时候我会自我批判或者否认,但我祝福自己完全地接纳自己,至少在此时此刻。

这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在坚持的一个冥想练习。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原来我可以接纳很多原来我接纳不了的部分了。更有趣的是,在我可以更好地自我接纳之后,别人身上很多原来我无法接纳的东西,也逐渐可以被我接纳和理解了。

2.你面前的我,是最真实的

现在除了比较正式的场合,我不再擦BB霜,因为我知道我不需“完美”的皮肤让自己更有价值;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去做过一次头发,也很少用吹风机,我接纳它最自然的模样,哪怕它有时候有点张牙舞爪;有一年半的时间我没有穿过高跟鞋,我尊重自己双脚的感受,并且感激它们让我充满活力的奔跑,因为我已经不需要让自己“高挑挺拔”来感受到美丽;

我同样运动,但会让自己享受其中,而不是为了变瘦;我还是会买自己很喜欢的衣服,但它不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漂亮,而是因为穿上它让我有种幸福的感觉;我不再因为要见自己喜欢的人穿什么衣服而烦恼,因为我知道真正让我美丽的地方,任何一件衣服都无法表达……

当然我并不是在鼓吹姑娘们都变得不注意形象、邋里邋遢。只是我们对外在美丽的追求是灵活而自由的。当我们不去可以取悦任何人时,当我们不需要那么努力的让别人夸奖自己美丽时,我们可以安心而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美。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我们仍旧可以穿上高跟鞋,化着妆,穿上自己最喜欢的那件裙子,让这座城市因为今天的我们而更美丽一点。

但我们不会感到“不得不化妆”或者“不得不穿高跟鞋”,因为穿着平底鞋、散着头发、素颜、戴着眼镜或者满脸雀斑的我们,在自己心里,同样是很自然地就很可爱。当我们可以非常自然并且自信地在别人面前展现最真实的自己时,那就是我们最美的时候。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光芒,是任何痘痘、祛斑、眼袋、皱纹或者白发,甚至是残疾都无法遮掩的。

我想起有一次我去北京美国中心参加一个残疾人的活动,当晚做演讲的是一个残疾的美国姑娘,她几乎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讲话,她极为认真的说着每一句话并且尽可能的表达清楚。因为从在出生的过程中脑部受损,她只能坐在轮椅上并且整个身体也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但就是这样一个姑娘,这样一个从任何角度看都算不上“漂亮”的姑娘,因为她在美国参与和领导的残疾人人权运动,因为她为了同样是残疾人的双胞胎妹妹争取平等权益所做的努力,因为她不远万里的来到中国想要帮助中国残疾人的热情,因为她字字句句真挚的表达和她无比认真的表达,让当天晚上的我觉得异常美丽动人。

她坐在轮椅上,仿佛身后闪着光,明艳夺目。

3.姑娘们,你们真的不必这么拼

我想把Colbie Caillat的这首Try和这个超级强大的MV送给你:You don’t have to try so hard 你不要如此取悦别人,You don’t have to give it all the way 你不需要一直奉献,You just have to get up, get up, get up 你只要站起来面对自己,You don’t have to change a single thing 你不需要改变任何一件事情。

姑娘们,明天、或者就现在。脱下不合脚的高跟鞋,换上舒适的衣服鞋子,用一颗爱自己的心,去拥抱最真实的自己吧。

作者:JoyLiu

浏览有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