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坏事情,是从你一开始就只想当个普通女人开始的

经典文章 日期:2019-10-3 196 浏览 我要荐稿

作者:艾明雅

01

从广深两地”逃“回来的远方亲戚,20岁左右的女生,职业院校学历,托我给她找一份工作。

我问:你文字功底怎么样?

她说:有点差。

“财务知识呢?”“不会。”

“其他技能呢?”

她笑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

然后我沉默了。问她,为什么想到要回老家来找工作呢?我听你爸爸说你在广州不是做得好好的吗。

“我们有两班倒,每次白天睡觉的时候会太吵,而且室友是本地人,一到放假都回去了,我一个人觉得特别没意思。而且我还路痴,不太认识路。”

“姐,你随便帮我找一个普通工作吧,我没什么野心,只想做个普通女人。”

糟糕,真糟糕,你才二十岁,人生就已经只想着普通。

求上得中,求中得下。世事常如此。

以前听别人说,三岁看老,还觉得略玄幻;直到自己到了三十岁,才发现果然岁月赋予这种能力,看有的女人,你几乎可以预见到她的未来。

02

只因我老家这样的女孩子比比皆是,工作普通,二十四五岁,没有理想垫底也就不会有资格为自己发声,便会被世俗赶进一段不知所措的婚姻里去。刚开始花好月圆,巴山夜雨话天明,直到孩子落地在鸡飞狗跳期间通通被打回原形,才知真正承担起一个生命的重量,才是人生大怪兽扑面而来的开始。

一个接一个,少女就这样变成妇女。

花好月圆过后,是应接不暇,于是长夜痛哭,于是突围无力——一个年轻女人这时才会发现自己,从未经历岁月磨砺,有何资格有何本事,尚未看过风景,就敢说足以应对岁月倦怠。

断然领悟:女人啊,未免将岁月静好这件事,想得太容易了。

可我们还是喜欢吹捧爱怜那样普通的她们,她们但求工作普通,婚姻将就,与人和谐。

她们自己亦是,认可最大的情话依然是:“爱我就养我。”

03

因为我们的社会,习惯了认可人畜无害的女人。很容易原谅那些善良得没有要求的女人,哪管那背后掩藏懦弱与无知。

人们不喜欢权势,更不喜欢女人看起来很有力量,包括女人自己,也害怕这力量。即使那力量如此温柔呈现。

一如徐静蕾和蒋方舟在《圆桌派》里一个表现得铿锵有力爱谁谁,一个展现出女人局限性的时候,就连闫红老师也写一篇文章:“一向喜欢徐静蕾,但这次我站蒋方舟。徐静蕾的电影总有点飘,也许就因为她的人生里没有低音,也不能理解低音。”

我想说的是,我一向喜欢闫红老师,但这次我站徐静蕾。我不是不理解低音,可我觉得这个时代需要女人高调发声。

所以这次我不仅站徐静蕾,也站王菲,也站安吉丽娜朱莉,也站邓文迪。

我站金星,站进击中的张雨绮,站我的朋友于小戈,站我自己。

站在所有显得恶狠狠野心勃勃一脸傲娇的女人这边。

我站所有的铿锵玫瑰,那些在夜里加班的女人,那些为了一个梦想兢兢业业的女人。我欣赏所有奔向星辰大海的女性工作狂,如“艾明雅工作室”的成立宣言只有一句:致敬所有心中有小野兽的女人。

04

谁不曾愿意岁月静好,可终究以三千月薪为耻,以舍不得一身剐为憾。

因为终于明白,岁月对谁都不会留情,这个社会不会因为我们只想做个普通女人就善待我们。一如,我在酒吧门口捡到烂醉高管女友,她泪流满面:我这辈子最错的事情,就是降低要求。我已经对感情低到如此要求,仍不得上天垂怜。

看,世事如此,何必不去勇敢,不去走得更远一点。

而我知道你们害怕遇见那样的自己。

铿锵有力当然也会显得落寞而孤勇。成为一个有梦想的女人,孤独,心碎,那是我们必然要遭受的事情。可想过没有,当你不care别人是否猜想你锦衣夜行,长夜痛哭,其实啊,也就那么回事。

别害怕这样不一样脸孔的自己,更别害怕人们不喜欢这样的你。你要记得,当有一天,普通的我们,遭受苦难的时候,我们还是需要那些野心勃勃的女人,为我们提供工作岗位以经济自立,我们需要那些掌握话语权的女人为我们发声。

你可以自己做这样的女人的。做个女主角,不需要被谁拯救,有事找银行卡而不是找妇联,我不太愿意给这个世界添麻烦。

05

其实啊,女人的一生不就是这样:

你出生良好,衣食无忧,但你看透那是镜花水月,你愿意多吃一点苦,给自己留一点土壤,把自己的灵魂拎起来,你的好命就开始了。

可你自我感觉良好,但求岁月平安,你以为你把标准降低它就会善待你,你以为伸手找它讨一点点施舍就足够,可它连一粒米都不会施予——这时候你才知道,人面对生活只有两种结局,要么你做女主角征服它;要么,你曾只想做个普通女人,却不解为何仍被岁月碾压。

我知道,即使我们终将被碾压。可是,我会很高兴看到在那之前,我戴着漂亮的珍珠项链,面有笑容,不曾低头。我的骄傲曾陪过我走过这一生,体面又安宁。

即使,有人管这样的我们叫野心婊,奋斗婊,成功婊。

如果为自己活得铿锵有力一点就称之为婊,这个婊,朕陪你认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