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你会感谢这段时光

经典文章 日期:2020-2-24 268 浏览 我要荐稿

公司里新来了个实习生,青海男孩儿,今年下半年大四。上海的实习生工资普遍都很低,尤其是暑期,一大波学生为了给自己未来的找工作多一份筹码,纷纷这会儿到处找实习。

供过于求,自然价格就低。而公司位于市中心,每天的消费又很贵,一顿稍微像样点儿的午餐最便宜也得要15块钱,再加上来回地铁费用,一天下来工资就去掉快一半儿了。

而这个男孩第一次来上海,他还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月。我看着他一连三天去楼底下买了两个烧麦一个肉包当做午饭。我和其他几个老同事要么去食堂,要么点外卖。吃得摸摸肚子直咂嘴。其实我也徘徊在身无分文的边缘,不过因为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叔叔家,这省下了原本租房子的一笔钱。

今天中午听说大家都来点外卖,男孩也过来看。他抱着外卖单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皱了皱眉准备走。我说,这里这么多外卖呢,慢慢看呗。他有点窘迫,只好又勉强翻了翻,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点,默默地走到了他的工位上,索性趴在那里。好像是休息,很累的样子。

我其实很佩服他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打工,换做是我,一个举目无亲消费水平这么高的城市,我的确没有勇气来这里。只是突然有些难过和不舍。

快一点的时候老板让我帮忙去楼下食堂打份饭,我特别想给他也带一份却又主观臆测,怕这样做了会伤了他的自尊心。

有的时候我想,如果我也是一个人在上海漂泊,为房租发愁,为地铁费发愁,在公司的每一顿饭发愁。我会害怕吗,害怕这份拮据会磨光我的自信,磨碎我的信仰。

年龄大了,身边出现的男性朋友偶尔闲聊的问题也都渐渐不那么晦涩。哎,你想嫁个有钱人吗。你会和穷小子结婚吗。我们这样的,你根本不会考虑吧。感觉你眼光挺高的,当心以后没人要啦。我发自内心地厌恶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们懦弱无能又习惯了自怨自艾。他们像乞丐一样总期盼对方能给他多一点的筹码,好让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够到。

大学的时候和父母通电话经常会争执,母亲说你不要太天真,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你去追求什么梦想。我说你们才现实,金钱哪里有那么重要。他们有时候会激动地干脆挂掉电话,这总让我很伤心,觉得他们不理解我们这一代人,觉得他们把我的未来和金钱拴在了一起。我很不服气,并且很快有了男朋友,很正式的和我的父亲说我谈恋爱了。他听我说了一堆,然后语气很坚决,胡闹。

不过熟知的人都知道,我的父母从来就不是见钱眼开的人。父亲是个医生,母亲是妇女主任。每天父亲起早贪黑从村子里去镇子上去上班,等到最后一个病人打完点滴回家经常是深夜。每天清晨都会有一些村里的老人过来敲门,拉住我的母亲开始倾诉,母亲虽然睡眼惺忪,倒也乐意那么听着。所以我时常不能理解他们,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偶尔有些小吵小闹,但绝对是家庭和睦的典范。

为什么他们极力反对我找一个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呢。谁不是从一无所有过来的呢。因为他们看到了,我们花着父母的钱给对方买礼物,相互说着没有深度没有故事的情话。我们在象牙塔里手拉着手肩并着肩,晒幸福秀恩爱。我们的快乐是借来的。我们没有经历过可以称之为绝望的苦难,没有体会过身无分文的艰辛。我们的爱情,轻如鸿毛,薄如纱幔。

不可一世又脆弱不堪。他们看到了。过了大半辈子,他们知道社会的水多深,知道走下去会经历多少磨难。可是他们正在老去,而且越来越老。他们的肩膀也许很曾经宽阔,但却已经逐渐单薄无力。自己的女儿已经长大,去了他们看不到够不着的远方。他们跟不上孩子的步伐,感到前所未有的担忧。

我记得母亲曾对我说,我们都老了挣不动钱了。你还想旅行,还想要相机,你什么都想要,哪里都想去。你现在这么大了还不能独立,怎么办呢。我有多不靠谱,他们就有多不放心。我终于像一个成年人一样理解了我的父母。我说,我挣钱养你们嘛。我想我会解开他们的心结,努力地奋斗,用心地生活。从容面对生命里的苦难,像一个勇士一样的活着。

直到有一天他们忽然发现,是自己的女儿在主宰着命运,而不是被宿命牵着鼻子走。说远了。我其实很疼惜这个男孩子。我希望他永远不要丢掉自己的骄傲。我希望未来他会遇见相爱的姑娘并且幸福地生活。而他最终会感谢这段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