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这些年,我遇到的挫折

经典文章 日期:2020-7-21 152 浏览 我要荐稿

这些年,我遇到的挫折

一、

2001年11月1日中午,高中一年级的我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不急不慢去上学,突然发生的一件让我措手不及,之后直到至今作为当事人的我还是搞不清楚状况的事情。我在过马路时被一辆大型三轮车撞倒了,马路对面就是学校。我没看到车子是如何撞过来的,只隐约记得眼前一黑,(所以康复之后的我返校后笑嘻嘻对好友说,我终于体会到文学作品中描述被飞驰而来的车撞到眼前一黑的感觉了。)世界仿佛开始旋转,然后我就啥也不记得了。后来知道当时的我那是休克了。万幸学校对面有交警岗亭,一名交警及时发现我,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将我送到市里的医院。路上,在交警的提问下,我竟然迷迷糊糊断断续续说出自己的姓名和爸爸的工作单位以及联系电话。再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病床上,头上裹着厚厚的绷带,病床前围着一圈人,然后好哭的我眼泪就不由自主流出来,问:“我这是怎么了?”爸爸轻轻和我说了情况,然后我的回应竟然是:“啊,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怎么办?”貌似我的班主任当时也在场,他后来把我当成先进例子在班级表扬:她在那样的情况下,第一个想起的竟然是期末考试,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敬佩。其实,事实是,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个对考试充满畏惧的人,我害怕考试,害怕考不好。11月份,我就在担心期末考试了,天哪,那时候的我活得是有多累。

后来得知被送到医院后很快我就被安排进入手术室,手术的过程,我当然一无所知,手术总体来说很成功,但是貌似住院期间大脑内部有出血情况,万幸的是,最终无大碍,我得以健健康康完好无损康复出院。出院前,医嘱要求静养一段时间,不能看书不能看电视啥的,让头部得到充分休息。于是,返校接受日益逼近的期末考试的洗礼是不可能的,我回到家中过了一段吃吃喝喝睡睡的猪一般的百无聊赖日子。——事实上,那段时间我也的的确确长得白白胖胖的。

等我能返回学校继续读书的时候,我落下了很多很多课,资质平平的我选择了重读高一,这样,我曾经的同学们按部就班升入高二,孤单的我情绪低沉地进入高一年级一个完全陌生的班级。最初,我很不适应,心情低落,虽然是被动留级,但感觉自己身上总是贴着留级生的标签似的,像五指山般压在脸皮薄要面子的我身上,我不愿主动与新同学交流,沉默寡言,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就好像本来我和伙伴们一起在路上走着,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突然掉到水里,待我从水里爬上来的时候,发现小伙伴们已经远去,我不仅赶不上他们了,还因为刚刚从水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狼狈不堪,而无法融入周围新来的人群,甚至成为鹤立鸡群的焦点。

现在想来,其实,遭遇挫折或者不幸的我们,时常容易栽倒在自己想象出来的泥沼里,因为,现实情况往往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彼时的我在日记中抱怨:为什么偏偏是我?

直到某天,我遇见那个目击我被车撞倒的老师,她是我曾经的数学老师。我礼貌地向她问好,她拍拍我的头欢快地说:小丫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哦!这样一句话,在我头顶开辟了一片蔚蓝的天,瞬间让我的心情好起来,从那以后,我就时常满怀憧憬地想:哎呀,我会遇见什么样的福气呀。再加上友好的老师和同学,我一天天融入新的集体,成为一名活泼开朗的学生。

后来的后来,我终于想明白,其实,后福就是我还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便是最大的福气。

这最简单的道理,或许,真的,只有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们才有深刻体会。

二、2002年9月底

带着即将拥有国庆七天长假的激动心情,我兴高采烈的从学校往家赶。来到熟悉的家中,弟弟早已经到家,刚一见面,他就对我说:“爸爸得了癌症。”“去你的吧,不要瞎说。”我很严肃地说。知道我是个认真严肃的人,从小到大弟弟时常和我开玩笑说无伤大雅的假话逗我,而我每次都信以为真,于是弟弟便热衷于此项娱乐,乐此不疲。

这一次,我以为又是弟弟在和我开玩笑。

不料,他说:“真的,不信你问妈妈。”

刹那间,我感觉有什么轰然崩塌,手足无措的我愣在原地,大脑瞬间空白。原来,爸爸被医院确诊患有胃癌,必须进行手术,已经托熟人找了一位不错的医生,但因为医生国庆放假,所以等到国庆后去住院接受治疗。

那个晚上的沉重,让我刻骨铭心,以至于十多年后的我坐在电脑前敲击这些文字的时候,当时的情景仍仿佛历历在目。我们一家四口,围坐一起,爸爸一如既往和蔼可亲,缓缓说话。大意是,国庆后他就要去住院接受手术治疗以及化疗了,不管情况如何,嘱咐我们姐弟一定要听妈妈的话。我和弟弟沉默不语,妈妈坐在一边不停抹眼泪。等爸爸说完,我故作轻松安慰爸爸说肯定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转身回到自己卧室,我抱着头靠在床边悄无声息哭。

国庆假期后回到学校的日子,对于我是一种煎熬。刚刚从车祸阴影中走出不久,正慢慢融入新集体生活中的我在面临亲爱的爸爸遭遇癌症时全面崩溃。然而彼时的我,很要强,不肯向身边任何一个同学透露爸爸生病的事情,因为心里想着不希望别人因为爸爸生病而同情我。于是,自己独自一人默默背负着巨大压力,至今清楚记得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温暖安静的教室里,正上着政治课的我不由自主想起爸爸,就落下泪来。担心老师同学发现,我便悄悄把书竖立起来,躲在书后强制命令自己停止哭泣。

所幸,手术很成功,爸爸也成功挺过化疗阶段,平安出院。只是刚刚出院的爸爸,瘦骨嶙峋,瘦到我几乎不敢相认。爸爸在家中度过漫长的调养期,在那段时间里,一向大手大脚的我学会节约,一向霸道甚至有点蛮横的我学会爱惜家人。

三、

2011年,前任劈腿,并且用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和我提出分手,在我即将成为大龄女青年的时候,在我刚刚离开老家离开熟悉安逸的工作单位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工作环境的时候。

是的,当我在努力适应新单位的快节奏,努力迎接接二连三的考验和挑战,努力和新同事友好相处的时候,我发现他劈腿了。就仿佛你在前方战斗,你以为你值得信任的人从后方偷袭了你。然后在我发现他劈腿后,我还没来得及以正牌女友身份质问或者发飙的时候,他竟然提出分手。就好像你被人打了一拳觉得痛彻心扉心想不还手不解恨,可是等你准备还手的时候发现那人已经一溜烟跑远了,并且那距离,不是你能追得上的。

有反击的心,却没了反击的对象。

我幼小善良的心灵严重受挫。悲伤的不能自已。明明只是被一渣男抛弃,却感觉自己仿佛被世界抛弃。

可是可是,渣男消失之后没多久,我就遇到了我诚实踏实善良的老公。于是,我想明白了,原来渣男劈腿是让路的,为我命中注定的老公让路。

正如加措活佛所说:在看似潦草的境遇里,命运的安排自有深意。

挫折或大或小,不可避免,愿遇到挫折的人们都可以从从容容冷冷静静接招,不必惊慌失措六神无主。

浏览有关: 的文章